宣城热线
财经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什么样的情谊,比得上唇齿相依——记者眼中的皖鄂抗疫情

发布时间:2020-03-16 08:01:40 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合肥2月6消息(记者徐秋韵赵家慧张宣剑徐鹏王利)

这几天,安徽的疫情防控一直牵动人心。

安徽,既是人口大省,又因它同湖北接壤,而备受关注。

安徽,在它的地理坐标上,有两个方位:长三角和中部地区。向东看,是丘陵与平原,向西望,则是绵延不断的群山。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其实,一草一木也能传递情感,何况在这样的非常时期,更何况这一草一木翠绿在同一座山峦。

第二批安徽援鄂医疗队员集结出发央广网发范柏文摄

山川肩并肩,同饮一江水

位于安徽、湖北、河南三省交界的大别山脉,是长江与淮河的分水岭,也是淮河的发源地。

大别山区是中国革命全局中的一个重要战略区,当年鄂豫皖边区,主要就是指皖西的六安、霍山、霍邱、潜山、太湖及湖北的红安、麻城、黄冈、孝感、黄梅等20多个县。

中国现代史上著名的三大“将军县”,大别山区安徽的金寨和湖北的红安就占其二。

同饮一江水。19世纪中叶,流传“长江三巅城市”的说法,三巅是指武汉、安庆、南京。安庆,素有“万里长江此封喉,吴楚分疆第一州”之称,是中国民族工业的发源地;而在1861年,汉口正式开埠,1911年,武昌首义。

相连的地域诞生出相同的文化“血缘”。戏剧发展史上有一桩人尽皆知的“公案”:黄梅戏究竟发源于安徽的安庆还是湖北的黄梅?

战争岁月形成的“共进退”的传统,在新时代得以发扬光大。

2015年,国家战略《大别山革命老区振兴发展规划》正式发布,规划区域总面积10.86万平方公里,主要包括安徽省六安市、安庆市全境;湖北省黄冈市、随州市全境及孝感市、襄阳市、武汉市的部分县区。

2020年,抗击疫情,安徽与湖北,再次站在一起。

“皖”里“硬核”

春节期间,有大批在湖北、在武汉工作生活的安徽人携老扶幼回到家乡,同样,也有许多湖北人走亲串友来到六安、安庆等乡村。

合肥绕城高速包河大道出口处,医护人员对进入省城的外地牌照车辆人员进行体温检测。央广网发程兆摄

数十万湖北人进出安徽。疫情当前,怎么办?六安、安庆和人口流动大市亳州、阜阳、淮北等地的乡亲,没有采用堵路、挖沟的做法,也没有在村口拉上、墙上刷上“六亲不认”的标语,而是采取逐门逐户走访的方法,采取喇叭响、传单递、快板敲、戏曲唱的“土办法”,把工作做到最细最实。

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韩再芬宣传防疫 央广网发 安庆市委宣传部供图

安庆跟湖北黄冈“根连根”,黄梅戏是两地的共同“语言”。黄梅戏著名表演艺术家韩再芬演唱的防疫黄梅调,也飘过山岗,飘向湖北防疫的最前线。

在徐桥镇前进村的村部办公室里,已故村副书记孙训祥的座位牌还留在那里央广网发太湖县委宣传部供图

在紧邻湖北的安庆太湖县,徐桥镇前进村党总支副书记孙训祥在自己的小车上架起喇叭,天天围着村子转,从1月23号起的3天里,他一共摸排走访武汉返乡人员21人、湖北其他地区返乡人员39人,劝导大家做好居家隔离和防疫工作。连轴转10天后,2月1日,动过心脏搭桥手术的他倒在工作岗位与世长辞。乡亲们哭着说,“孙书记是累死的啊!”

宿松紧扼安徽进出湖北的西南大门,这个县高岭乡发动党员、乡贤、退役军人、青年志愿者组成突击队,筑成“外防输入、内防扩散”群防群治的“战壕”。

“我们是碗”(皖)里“硬核!”高岭乡党委书记夏仕能好不容易忙中偷“闲”吃了一顿饭,他这样对记者说。

安徽:一根本领会、一把手带头、一张网防控、一盘棋统筹、一竿子到底;全救治、全隔离、全排查、全覆盖、全在岗……

合肥市高新区安科生物员工在加班加点生产重组人干扰素α2b注射液 央广网发程兆摄

肥东经济开发区合肥高贝斯医疗卫生用品有限公司的工人抓紧生产医用防护服支援武汉 央广网发范柏文摄

烈火见真金,患难见真情!

这一次,安徽人用他们特有的质朴、宽厚、善良,赢得了武汉人、湖北人的感动。

当年,战争年代,皖鄂百姓同呼吸;如今,和平年代,皖鄂一样共命运。

“霸都”的柔情

这些年,网上会有对合肥和武汉“瑜亮情结”的比喻。

武汉,一向的中部龙头,“九省通衢”;但后起之秀合肥,以“霸都”之势,尽收“左右逢源”之利。以至于有这样一条新闻:当京东方合作武汉不成,转而入皖并助力合肥成为中国“新型平板显示基地”之后,湖北省委书记曾召集有关部门负责人和企业家,在合肥京东方的大厅开起了现场会。

但我们要问,中部崛起,要不要皖鄂并肩、要不要合肥与武汉“合肥”?

答案是肯定的。合肥与武汉,处在中国经济由东向西大走廊的两个关键节点上,承东启西,合肥武汉当仁不让。武汉,是安徽的战略纵深,合肥,是湖北的东向前沿。

所以,疫情面前,当合肥人响亮地喊出:“武汉,我们是一家人!”它传达的,不仅仅是口号,更是实实在在的行动。

合肥市蜀山区井岗镇金湖社区工作人员在给武汉滞留旅客购买水果央广网发合肥蜀山区委宣传部供图

1月23日,除夕的前一天,李媛原计划带着9岁的儿子结束在日本的旅游,返回武汉与家人团聚过年,因为武汉封城,临时改签合肥。

1月29日,李媛持续低烧不退,因为在武汉的母亲是疑似病例,她顿时觉得十分担心。“去哪家医院就诊?万一被留观隔离,孩子一个人在酒店该怎么办?”这位年轻的母亲有些慌乱,这时,蜀山区井岗镇金湖社区的工作人员主动伸出了援手。

“孩子交给我们,我们抓紧安排你去检查!”

担心母子交叉传染,金湖社区把李媛的儿子换到隔壁房间居住。工作人员陈慧每隔一段时间就给孩子打个电话,安抚孩子的情绪,“小朋友感到担心的时候,就让他敲敲墙壁,我也敲敲墙壁回应孩子。”陈慧说。

九岁的孩子经常闹着要回家,金湖社区工作人员刘慧就买了根跳绳给他,并把自己儿子的玩具也送来。而社区工作人员沈力则把自己女儿平时看的书籍带到酒店送给孩子,沈力还变着花样给李媛和孩子做吃的:红烧排骨、金针菇炒肉丝、清炒小白菜、莲子银耳汤。

李媛感慨地说,“合肥虽然不是我的家乡,但却把我们照顾得如此周全,真是一座温暖的城市。”

这样的柔情故事,每天都在合肥发生。

合肥距武汉400多公里,但对不少坚守在合肥轨道交通公司3条地铁线的湖北籍员工来说,彼此的距离,其实只有短短的几十公里。

留守合肥地铁司机岗位的武汉人成剑央广网发合肥轨道公司供图

成剑,武汉人,乘务一中心客车司机,这是他工作后的第一个春节;朱智平,武汉人,检修一中心车辆检修工;刘振强,随州人,3号线设备调度员,主动放弃年休假。他们都来自一个学校:武汉铁路技师学院。而轨道公司,也在生活上给予他们细心的照应。相信,以后合肥地铁线,会有越来越多的“武汉伢子”。

“我在武汉”

287名安徽医护人员驰援武汉、一封封按满红手印的请战书,在网上霸屏,润湿了许多人的眼眶。

中国科大附一院(安徽省立医院)援鄂医疗队员的请战书央广网发中国科大附一院供图

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援鄂抗疫医疗队央广网发安医大一附院供图

中国科大附一院(安徽省立医院)援鄂医疗队央广网发中国科大附一院供图

“我在武汉!”透着自豪、透着勇气、透着信心、透着力量,它不光是告慰朋友圈的平安信息,同时也是纽带,让皖鄂人民的心,贴得更紧。

中国之声推出了“天使日记”,也记录了安徽籍医护人员的感人情景。

中国科大附一院(安徽省立医院)、援鄂医疗队队员王叶飞在病房央广网发中国科大附一院(安徽省立医院)供图

中国科大附一院(安徽省立医院)护士王叶飞和武汉新冠病毒患者有这样一段对话:

“中科大附一院在哪里?”

“在合肥,阿姨。”

“是安徽对吗?我看见新闻了,支援了我们50个重症护士的地方。”

“是的,我就是那五十分之一,我们都在这家医院各个监护病区里。”

“武汉人民感谢你们!安徽人挑大梁了!”

“地图上安徽与武汉相邻,有困难当然要第一时间过来!”

“谢谢你们,谢谢安徽人!”

“我们是医务人员,救人是天职,阿姨。”

“你们什么时候回家?”

“你们都好了,我们就走了。”

不光是“白衣天使”,还有许多看似不起眼的平头百姓。

“你是个傻子?这个时候还往前冲!”

“我是自愿的,为国家做贡献!”2月1日早晨,滴滴司机连振福给朋友回了这样一句话。

如果没有发生疫情,连振福应该在老家涡阳与父母和儿子团聚。

在武汉封城前,有一群像连振福这样的安徽人选择留守武汉。

他们中,有每天开车十多个小时,为社区百姓“跑腿”的滴滴司机;有返回武汉参与火神山医院建设的工人,还有安徽天长蓝天救援队志愿者……

留守武汉的安徽滁州人、滴滴司机姜峰央广网图

姜峰是安徽滁州人,毕业后选择留在了武汉。

1月23日武汉“封城”后,全市所有公交、地铁全部停运。滴滴公司迅速组建“社区保障车队”,为武汉各社区民众提供免费出行服务。连振福和姜峰就在其中。

姜峰每天早晨5点钟就起床,抢单运送医护人员去医院,“他们是在一线治病救人的,耽误他们就是耽误生命。”

留守武汉的安徽怀宁人潘定邦央广网图

大年初三,身处安庆怀宁的潘定邦看到武汉的一位朋友多次发布招募工人赴火神山医院施工的信息时,他坐不住了。次日下午,他自驾前往武汉。到2月2日,他所在的工程队完成了7000多平方米医用病房的地胶铺设任务。

1月31日上午,安徽天长蓝天救援队的志愿者李苗苗和3名男队员,抵达600多公里以外的武汉市黄陂大型物资转运枢纽仓库。从机场转运而来的大批物资、川流不息的集装箱半挂车……李苗苗说,再苦再累,我们不后悔。

李苗苗的前方,是一家家医院。

那里,有紧张,有沉重,也有快乐,也有喜讯。

援鄂医疗队员,我们等着你们央广网发安徽省第二人民医院供图

大年夜,武汉协和医院为一位疑似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安徽籍孕妇成功接生,当宝宝降临,医护人员的四层手术服、手套、头发,已经被水全部淋湿。

新生命,在降临;新希望,也在降临!

热点推荐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