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城热线
财经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民国才女吕碧城:集文坛宠爱于一身

发布时间:2020-04-10 16:01:48 来源:江淮时报

人称 “惊才绝艳”、“风致娟然”的吕碧城

吕碧城创办的北洋女子师范学堂

20世纪头一二十年间,中国文坛、女界以至整个社交界,曾有过“绛帷独拥人争羡,到处咸推吕碧城”的一大景观。作为《大公报》的第一位女编辑,她闻名于20世纪初京津地区。

吕碧城,安徽旌德人,生于1884年。父亲吕凤歧,光绪三年进士及第,曾任山西学政,家学渊源。吕家有姐妹四人,吕碧城是老三。吕碧城和她的姐姐吕惠如、吕美荪都以诗文闻名于世,号称“淮南三吕,天下知名。 ”

1895年,父亲吕凤歧去世,吕碧城的母亲从京城回乡处理祖产,族人因为觊觎吕家家产,唆使匪徒将母亲劫持。吕碧城在京城听到消息,便四处告援,她给父亲的朋友、学生写信求助,几番波折,事情终获圆满解决。此事让小小年纪的吕碧城显示出了其非凡胆识,却也让与吕碧城有婚约的汪家起了戒心,他们认为年幼的吕碧城不可小觑,于是提出退婚要求。在当时女子被退婚,是奇耻大辱,吕碧城虽身为新女性也一度自怨自艾,这对其今后婚姻观产生了一定影响。

婚约解除后,吕碧城的母亲带着四个尚未成人的女儿投奔在塘沽任盐运使的舅父严凤笙。

具才情,成为《大公报》第一位女编辑

1903年春, 20岁的吕碧城有意到天津市内探访女学,遭脑筋陈旧的舅父严辞骂阻,吕碧城一时激愤,第二天就逃出了家门,只身踏上了去往天津的火车。

身无分文、举目无亲的吕碧城,在火车上认识了佛照楼旅馆的老板娘,到达天津后,暂住其家中。因没有经济来源,生活一时陷入困境,吕碧城只好写信向居于《大公报》报馆的方夫人求援,这封信恰被《大公报》总经理英敛之看到。爱才心切的英敛之亲自上门拜访,问明情由,对吕的才情胆识甚是赞赏,并当即约定聘请她任《大公报》见习编辑。

吕碧城到《大公报》仅仅数月,在报端屡屡发表诗词作品,格律谨严,文采斐然,颇受诗词界前辈的赞许。她又连续撰写鼓吹女子解放与宣传女子教育的文章,如《论提倡女学之宗旨》、《敬告中国女同胞》等,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吕碧城也因此在文坛崭露头角,声誉鹊起。一时间,出现了“到处咸推吕碧城”的盛况。

1908年,光绪与慈禧先后亡故,一大批人为之惶惶不安,认为国家失去了主心骨。吕碧城填了一阕《百字令》:“排云深处,写婵娟一幅,翠衣轻羽,禁得兴亡千古恨剑样英眉。屏蔽边疆,京垓金弊,纤手轻输去,游魂地下,羞逢汉雉唐鹅。 ”词登在报上,使清政府十分恼火,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

1904年5月,秋瑾从北京来到天津,慕名拜访吕碧城。两人此番相会不足四天,却一见如故,情同姊妹,当即订为文字之交。

秋瑾也曾经用过“碧城”这一号,京中人士初以为吕碧城的诗文是出自秋瑾之手。两人相见之后,秋瑾“慨然取消其号”,原因是吕碧城已经名声大著,“碧城”一号从此应当为吕碧城专用。1907年春,秋瑾主编的《中国女报》在上海创刊,其发刊词即出于吕碧城之手。

1907年7月15日,秋瑾在绍兴遇难。吕碧城用英文写了 《革命女侠秋瑾传》,发表在美国纽约、芝加哥等地的报纸上,引起颇大反响。当时的直隶总督袁世凯一度起了逮捕吕碧城的念头。只是介于找不到更多的借口,才没有实行。

办女学育现代女性

除了在 《大公报》积极宣扬女权,作为妇女解放思想的先行者,吕碧城认为办女学开女智、兴女权才是国家自强之道的根本。

为了实践自己的理论,吕碧城积极筹办女学,英敛之介绍她认识严复、严范孙、傅增湘等津门名流,以求支持和帮助。在天津道尹唐绍仪等官吏的拨款赞助下,1904年9月,她创办了京津一带最早的女子公学——北洋女子公学,吕任总教习。两年后,“北洋女子公学”改名“北洋女子师范学堂”。年仅23岁的吕碧城任监督(相当于今天的“校长”),为我国女性任此高级职务的第一人。吕碧城在这所当时女子的最高学府,从教习提任到学校的监督,一呆就是七、八年。

其间,吕碧诚不仅亲身参与教育实践活动,还特别注意宣传自己的教育主张。她把中国的传统美德与西方的民主、自由思想结合起来,把中国的传统学问与西方的自然科学知识结合起来,使北洋女子公学成为中国现代女性文明的发源地之一。周恩来的夫人邓颖超也曾经在这里亲聆吕碧城授课。

游世界扬中国女子威风

吕碧城的志向不仅在于教育,还有振兴国家的宏愿。在她的许多文章中,都谈到怎样建立一个强国的想法。 1912年袁世凯在北京出任民国临时大总统,吕碧城被聘为总统府秘书,她雄心勃勃,欲一展抱负,但是黑暗的官场让她觉得心灰意冷,等到1915年袁世凯蓄谋称帝野心昭昭时,吕碧城毅然辞官离京,移居上海。她与外商合办贸易,仅两三年间,就积聚起可观财富。可见她不只是才学过人,同时也有非凡的经济头脑。

1918年吕碧城前往美国就读哥伦比亚大学,攻读文学与美术,兼为上海《时报》特约记者,将她看到的美国之种种情形发回中国,让中国人与她一起看世界,四年后学成归国。 1926年,吕碧城再度只身出国,漫游欧美,此次走的时间更长,达7年之久。她将自己的见闻写成 《欧美漫游录》(又名 《鸿雪因缘》),先后连载于北京《顺天时报》和上海《半月》杂志。吕碧城两度周游世界,写了大量描述西方风土人情的诗词,脍炙人口,传诵一时。她的诗词造诣深厚,尤擅填词,字字珠玑,吟咏自如,被誉为“近三百年来最后一位女词人”。传世著作有 《吕碧城集》、《信芳集》、《晓珠词》等。吕碧城一直坚持只用文言文创作,反对“五四”时期开始的白话文运动。有论者说,以吕的艺术感觉和描写功力,如果能用白话文创作,成就可能超过新文学史上其他几位女性作家。

1928年,她参加了世界动物保护委员会,决计创办中国保护动物会,并在日内瓦断荤。 1929年5月,她接受国际保护动物会的邀请赴维也纳参加大会,并盛装登台作了精彩绝伦的演讲,与会代表惊叹不已。在游历的过程中,她不管走到哪里,都特别注重自己的外表和言行,她认为自己在代表中国二万万女同胞,她要让世人领略中国女性的风采。此后,她周游列国,宣讲动物保护的理念,成为这一组织中最出色的宣传员之一。

吕碧城极具反叛精神,对女子相夫教子、贤妻良母才为德的传统理念不以为然。与她交往的社会名士中,不乏才子和高官,但她在婚姻一事上,早期被弃的阴影一直困绕不散,再加上她自恃清高,始终觉得身边无可匹配之人,所以宁愿独身终老。当友人问及她的婚姻,她回答说:“生平可称许之男子不多”。于是,吕碧城虽姿容优雅,但终身未婚。

热点推荐
随机文章